Navigate / search

【獨立媒體/人】突破箝制的韓國最夯獨立媒體「打破新聞」

▲《打破新聞》網站與捐款平台,目前已有超過3萬人捐款支撐這個新興獨立媒體的運作(網頁截圖)

楊虔豪(台灣駐韓獨立記者)/採訪報導

最近若在首爾街頭詢問一般民眾「現在韓國最夯的媒體」或「你信賴哪哪家新聞報導?」相信不會是朝中東三大報或傳統老三台,他們可能會異口同聲說:「打破新聞」。
看到這四個字或許會覺得奇怪,怎麼是牛頭不對馬尾又如此激進的答案?別懷疑,《打破新聞》正是韓國目前最受青睞的新興媒體,更特別的是,他們完全依靠市民捐款支撐營運,製作品質更勝主流媒體的影音新聞。打破新聞在網站上設立捐款平台,接受一般民眾一次性或長期性的捐款。自成立至今,已有逾3萬人捐款支持《打破新聞》,據推算,團隊所獲得的捐款規模超過9000萬新台幣以上。

2

 ▲位於韓國首爾麻浦區的《打破新聞》總部 (攝影:楊虔豪)

打破新聞在網上設立捐款平台,接受民眾一次性或長期性的捐款。自成立至今,已有逾3萬人捐款支持《打破新聞》。據推算,團隊所獲得的捐款規模超過9000萬新台幣以上。

《打破新聞》是由為抗議李明博政府打壓報導自由而遭整肅解職的KBS、MBC和YTN等電視台記者於2012年初組成的新聞團隊。他們主打在老三台所看不到卻極為重要的政經與社會議題,組成調查報導小組揭發權力核心的不法內幕並製作成影音新聞。

去年韓國總統大選爆發最高情治單位組織工作員在網上大量散佈擁護執政黨與批評在野黨留言的「與論炒作干政事件」後,《打破新聞》團隊領先檢調偵蒐出廣發留言的推特帳戶,揭發證實帳號持有者為國情院職員,案情至今仍持續延燒,成為在野黨質詢執政黨的攻擊主力。

今年4月,《打破新聞》又與「國際新聞記者調查聯盟」(ICIJ)合作公布在海外成立幽靈公司涉嫌逃稅的韓國人名單。除大企業經營者外,還包括前總統全斗煥長子,引起社會震撼。《打破新聞》「每週一爆」逃稅名單,主流媒體只有被牽著走的份,紛引用消息跟進報導。

在公開逃漏稅名單時,還曾出現過記者會上禁止朝中東等保守三大報與所經營的電視台記者入內採訪的情況,讓人對《打破新聞》留下剽悍印象。

在成為韓國最具影響力媒體後,團隊靈魂人物之一─製作人兼主播崔承浩接受了記者專訪,這是《打破新聞》首次在海外媒體上露面。

崔承浩曾是MBC電視台招牌時事節目《PD手冊》的製作人,也擔任過時事教養局部長與工會委員長。2005年爆發的首爾大學教授黃禹錫幹細胞論文造假事件,即是崔承浩獲線報後調查並揭發。
在李明博上任後,崔承浩在《PD手冊》中揭發政府開發四大江工程弊端引起當局不滿而遭解職。在這次專訪中,崔承浩詳細介紹了《打破新聞》從成立到現在營運的過程,也對現今韓國媒體環境做深入分析。

3

▲《打破新聞》主播兼製作人崔承浩接受記者專訪(攝影:楊虔豪)

Q: 《打破新聞》第一集於去年1月27日播出,正逢MBC工會宣布罷工,《打破新聞》的出現應該和媒體罷工有所關連吧?請向我們介紹《打破新聞》成立的背景。

A: 李明博時期,當局將親政府人士放入KBS、MBC和YTN等公營電視台管理層,強迫電視台播出只對政府有力的節目,許多為此抵抗的媒體工作者受到懲戒或被炒魷魚。因此全國媒體工會就和這些被整肅的記者討論是不是要來做些事情,後來工會就提供製作費和工作地點,由這些記者們製作網路影音新聞,這就是《打破新聞》的誕生。

過一段時間後,媒體工會金費也有一定限制,我們就在想說應該要得到民眾支持繼續《打破新聞》的營運,事實上市民的聲援也很多,我們認為若擴大這角色,同時增採新進人員,就可以慢慢支撐起來。所以我們在2012年下半期就開始對外募款。

Q: 《打破新聞》名字似乎有要突破韓國媒體某種界線,您認為這個界線是甚麼呢?

A: 韓國媒體現在困境是,公營媒體被青瓦台(總統府)和特定政治勢力施壓而無法自由施展,接著是來自是大企業、經濟權力、廣告主等力量箝制了媒體自由。《打破新聞》是透過民眾自發捐款製作的,這樣就能避開政治與經濟兩種力量操控,做出克服權力的新聞報導,所以我們取名為「打破新聞」。

4

▲圖片:《打破新聞》辦公室(攝影:楊虔豪)

5

▲圖片:《打破新聞》錄製新聞播報的虛擬攝影棚 (攝影:楊虔豪)

Q:  《打破新聞》節目有分為《打破新聞M》、《打破新聞S》和《打破新聞N》,能否向我們大致介紹節目內容呢?

A:《打破新聞N》(News)就是我們從一開始到今天所做的傳統形式短篇新聞,《打破新聞M》則是走新聞雜誌型態的專題報導,M代表的就是Magazine(雜誌)。原本《打破新聞N》每週製播一次節目,因為反響熱烈,應觀眾要求,所以擴張為每週兩次。也因為工作時間變緊湊,雜誌型的《打破新聞M》就先告一段落。《打破新聞S》則是Special(特輯),是紀錄片形式的更長篇報導,包括大型時事與動畫紀錄片。

Q: 目前《打破新聞》財源狀況如何呢?募款會不會不夠用?

A: 我現在只能說,我們有30名成員,包括20名記者與製作人,還有10位調查小組成員及助理。目前我們所募到的款項夠以支撐團隊營運而未有不足現象。

Q: 我觀察《打破新聞》製作的內容,都是重要嚴肅的政經或社會議題調查報導,這應該需要很多人力吧?現在的人手負荷得了工作嗎?

A: 我們當然也希望能有更多職員囉。原本我們一週只製作一集內容,因為反應熱烈,也應許多觀眾要求,我們擴張為每週製播兩集,分別於星期二和星期五播出,有時候是會覺得小小吃緊,但都還撐得過去。媒體作報導就如同曇花一現,大家就是分擔做自己的任務,製作報導不容易,如果能有條件招募更多人力是最好的了。

Q: 《打破新聞》成立並發表影音新聞後,媒體界如何看待?

A: 您說同業怎麼評價嗎?在台灣,公視地位好像還不是很高吧?但在韓國,像KBS或MBC這樣的公營媒體影響力卻非常大,不僅收視率高,也有主導輿論走向的力量。但李明博上任後,公營媒體突然變成政府予取予求的對象。

以報紙來看,現在都有網路新聞,像《韓民族新聞》、《京鄉新聞》這種進步傾向的報紙存在著。所以雖然親政府勢力壟斷多數媒體,但反政府、批判政府立場的平面媒體報導,在網路上是能被找到的,一般民眾卻不會特別去搜尋電視新聞。

實際上影音新聞比文字報導更具說服力。《打破新聞》就是透過影音新聞來對當局政策以事實作為依據來報導,媒體同業認為在影音新聞上終於也有不同形態的報導出現,是給予相當肯定評價的。

Q: 那麼《打破新聞》會將自己定位為像《韓民族新聞》或《京鄉新聞》一樣具「進步傾向」的媒體嗎?

A: 要說《打破新聞》具進步傾向的話,我無法否定,這的確是事實。不過我們基本上都以事實作為依歸製作報導。

Q: 今年《打破新聞》和國際調查報導組織共同合作公開海外幽靈公司逃稅的名單而受到韓國社會相當大的關注,媒體也不斷引用相關消息,你們是怎麼跟國際調查報導組織接上線的呢?國際合作進行採訪報導當中有沒有碰到困難?

A: 我們當時找上ICIJ,他們本身就擁有在海外設立幽靈公司名單的資料庫,裡面存有負責人的情報。但外國人沒辦法判讀韓國人的姓名,沒辦法詳細區分調查。

對ICIJ而言,他們也需要能分析並報導出來的媒體協助,和他們成為合作夥伴,後來他們也選擇了我們,理由是《打破新聞》和ICJI性質上都同屬非營利組織,再加上《打破新聞》也擁具強而有力的調查團隊,剛好是他們心中合適的夥伴。至於合作過程中…倒沒什麼困難出現呢。

 6

▲《打破新聞》連續公開韓國大企業逃稅名單引起震撼(圖片引自PRESSian)

Q: 在舉行公開海外幽靈公司逃稅時,打破新聞阻止朝中東和綜編頻道記者採訪,可以詳細跟我們說明理由嗎?另外無線電視台,特別是KBS和MBC對相關報導都是避重就輕,KBS甚至用「某網路媒體」稱呼《打破新聞》,你們怎麼看待呢?

A: 啊…那個是誤會,不是我們阻止他們採訪的。當時第一次記者會,因為我們公司辦公室太小,所以選在首爾新聞中心的全國媒體工會會議室舉行。媒體工會原本就有訂定方針,拒絕朝中東和綜編頻道記者進來採訪,這並非我們原先的旨意,因為我們並沒有這樣做的權力。

ICIJ原本就是持有逃稅名單資料的主人,我們和ICIJ則是夥伴關係。ICIJ本來就希望這些東西能夠廣泛被報導出去,我們也和ICIJ站在相同立場,原本就沒有計畫要阻擋朝中東記者們採訪,但媒體工會卻做出這樣的判斷。所以我們自第二次記者會起就不在媒體工會會議室,而選在其他場所召開了。

對KBS和MBC來說,《打破新聞》就是那些被他們趕出來的人所成立的新媒體…(笑),而且我們規模小得多,他們通常都帶有輕視心態。所以當時KBS才用「某網路媒體」這種方式表現出來。

但不管如何,我們連續幾次公開了名單,剛開始會有輕視或報導避重就輕的情況出現,但之後兩家電視台都跟進加以報導了,我的老東家MBC甚至都還派人來採訪我,完整將內容播出來。

Q: 有人認為《打破新聞》強力主打批判執政者,卻很少聽到對在野黨不利的報導,您怎麼回應這個意見?

A: 對在野黨沒出現太多批判,這是因為我們議題設定所導致的現象,我們也在思考同樣問題,而我覺得我們或許也該重新思考《打破新聞》所扮演的角色了。

舉國情院干政的例子來說,現在搞得一團亂,我們詳細追查國情院到底做錯了什麼事,極力打聽消息然後報導出來。對於但「在野黨在執政時也有同樣問題,這個也應該播出來才對」這樣的意見,我們現在的看法是,《打破新聞》在做的事是對現在權力的牽制,包括政府、大企業等的權力。

就算現在的在野黨成為執政黨,我們當然也會批判,也應該牽制他們。而有關在野黨問題,像對執政黨一樣地監督他們,《打破新聞》或許也能夠利用現在獲得的影響力來嘗試看看,未來如果在野黨真出現什麼失誤、或又出現重大議題,我們當然也會加以報導。

Q: 作為獨立媒體,記者們出外採訪時會不會碰到任何困難呢?你們怎麼進出政府機關工作呢?

A: 要和政府機關接觸,是有相當困難的情況出現。我們碰到的經驗,像政府機關直接拒絕我們採訪,而在公開逃稅名單,計畫採訪國稅廳等機關時,採訪也都受阻。

另外包括國情院也有同樣狀況。還有四大江事業,國土海洋部也直接跟我們說不受訪。事實上,我們遭到拒訪的情況比一般媒體還要來得嚴重,除了持續聯絡約訪之外別無他法囉。

我們現在都直接殺去現場找人採訪,在部長或官員上班時間或出席國會質詢時守在機關處所等待他們出來訪問,雖然會耗費記者很多時間和精力,但我們也只能這樣做了。

7

▲《打破新聞》獨家揭露最高情治國情院大選干政消息(節目截圖)

Q:《打破新聞》自成立以來,製播過韓國媒體議題、選舉專題、四大江、濟州海軍基地、國情院干政等問題,崔PD對《打破新聞》印象最深刻的報導是甚麼呢?如果海外觀眾也想看《打破新聞》,您會推薦哪一則報導呢?

A: 最重要的報導非國情院干政事件莫屬囉,國情院心理作戰團隊職員利用推特炒作輿論介入大選,這是我們最先所揭露的,檢方現在也持續蒐查中。國情院干政件現在已成為相當嚴重的問題,若不是《打破新聞》揭發,這事是絕對不會被挖掘出來的。

不過外國人要看我們的報導,若不懂韓文,要理解應該會很困難...我是真的很推薦國情院相關報導,我想應該也要在youtube上翻譯成英文字幕了…但到目前為止還沒能實現。(苦笑)

Q: 崔PD覺得《打破新聞》最成功的地方還有最不足的地方分別有甚麼呢?

A: 在很短時間內,我們能實現報導被主流電視台扭曲或淡化處理的新聞議題,在許多觀眾心中佔有一席地位,我覺得這是我們成功之處。

而到現在我所觀察到的限制是,在行動媒體(手機、平板電腦等)環境上,做出能更受閱聽眾喜歡的模式與內容,似乎還有進步空間。我們目前所製播的新聞,時間比較長,每次節目動輒30到40分鐘,我還在想有沒有讓閱聽眾能夠更方便收看的方式,這是團隊現在苦於思考的問題。

Q: 崔PD可以談談朴槿惠政府上台後對媒體政策與狀況的評價嗎

A: 朴槿惠總統現在依然承襲李明博時代的情況,完全沒有任何改變。李明博總統就是把他的親信放到電視台裡面亂搞,在這過程當中有很多新聞工作者因此被趕出來。現在朴槿惠上任,仍持續有要求政府讓這些「被解職媒體人」復歸的呼聲,但朴槿惠政府只回應「這不是我們的責任」、「這和我們無關」來否定訴求。

現在問題就在於電視台的權力結構,制度上只要誰執政就,該勢力就可以掌控董事會箝制媒體。朴槿惠在做為大選候選人時期也曾說過要改善權力結構制度,但上任後執政黨又表示「無法推動」、「將不推動」,現在媒體情況可以看做相較李明博時期更糟。

由朝中東大報所經營的綜編頻道,是在李明博執政晚期才成立,當時還沒站穩腳步,無法發揮太大影響力。但現在看來,總編頻道已完全向保守勢力(執政黨)靠攏,只播出對朴槿惠有利的消息,或把她的報導擺在頭條或前面順序處理,這使韓國電視新聞又更加極端了。

留言

kken
Reply

感謝,非常好的文章
另外,幫忙校搞一下

在行動媒體(手機、平板電腦等)環境上,做出能更受閱聽眾喜歡的模式與內容,似乎還有進步空見。*間

盧 易詩
Reply

kken您好,非常謝謝您的提醒!!我們已經將錯字更正了!!

YJC
Reply

真的很好的報導!
謝謝報導韓國打破新聞的情況以及韓國政府與媒體的情況!

謝謝

我要留言

姓名*

電子郵件* (not published)

個人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