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e / search

【記者ABC】一點突破,全面擴張-《真相夜線》書摘

文/陳孟婕

真實呈現新聞產製流程

「一點突破,全面擴張。」《真相夜線》深夜新聞節目製作人日野湧介善於打破媒體慣用報導角度,引起社會大眾及部門內的記者、工作人員重新思考新聞的本質。

這部漫畫以節目名稱為名《真相夜線》,描述總監日野湧介帶領團隊製作十一分鐘深度報導,每日報導題材廣泛,包括政商勾結、宗教、職棒簽賭等。故事也真實呈現新聞電視台的運作、新聞產製流程。例如,每個新聞節目都有一定的節目定位。《真相夜線》是每晚十一時五十九分至十二時,且只深度報導一則新聞,製作人與記者得找出當日具有特色、或者可再深入報導的新聞。

《真相夜線》節目中時常有翻案新聞,也就是推翻閱聽眾相信的既定事實。新聞往往追求時效性,而捨棄了查證時間,例如老翁刺殺鄰居事件,當警方宣稱鄰居停車在老翁家門前引發口角,老翁刺殺鄰居時,《真相夜線》記者到了現場,採集了證據後成功翻案。

另外,公車事件中,各家媒體報導,流氓開的車擋住了公車司機,公車司機按了喇叭後,流氓下車找司機理論並毆打司機,年輕人「見義勇為」阻止但不小心用傘刺傷了擋住公車的路霸,青年將以傷害罪被起訴。當各家新聞與民眾宣稱他為勇敢的青年,日野湧介見受採訪的孩童描述的事件與大人不同且報警店家不予回應,他選擇試著翻案。他採訪這位青年的友人、附近店家,還原了真相,了解青年只是衝動易怒而不是大家口中的英雄。

如此翻案新聞不免讓真實新聞失了色,但正如日野所說,報導免不了傷害人,但新聞人員不是只會說生動的故事,而是追求事件真相。

媒體堅守第四權

關於日本戰後憲法是由占領軍麥克阿瑟的部隊所制定,故事中提到日本記者期待媒體是「報導之自由」而非「出版之自由」。日本媒體從業人員,特別是記者在日本人眼中是高知識份子,但日本記者受限於媒體協定法,報導偏保守且內容趨近雷同,如此情況堅信報導自由的記者不免希望突破束縛。

政治家善用媒體,而媒體則得避免淪為政治家宣傳工具。故事中正凸顯政治與媒體間的關係。前民自黨幹事長水原透過《真相夜線》節目發表退出民自黨,並揚言將帶走黨內百人成立新黨。藉由《真相夜線》節目製造風聲,看似領導事件走向的是水原,但事實上幕後策畫人是民自黨大老政調會長大川。

水原預先利用《真相夜線》深夜節目對政界放話,因播出時間為各報截稿時間,這樣會引起各媒體焦慮、爭相報導但卻又無法採訪水原,以壯大新黨成立聲勢。不過,日野湧介並非完全照著水原的步調成為政治傳聲筒,他循著水原的話,藉機一一採訪民自黨大老、找出創新黨幕後支持者。事件中,《真相夜線》沒有被當成宣傳工具,成功地報導獨家新聞,反將了水原一軍。

記者採訪之風險與危險

記者必須確定自己不被受訪者利用。魔術師事件中年輕的記者吉岡並未事先查證魔術師的經歷,真以為魔術師單純要表演水中閉氣。但事實上,長年失去舞台的魔術師因家庭經濟陷入困境,企圖將自殺設計成魔術表演意外致死,利用媒體做為見證人,讓他的家人可以得到巨額保險。日野湧介在採訪之際,先要求記者去採訪了魔術師的鄰居,得知沒落的魔術師並未練習新魔術,整日呆坐在公園並有輕生念頭,趕緊停止採訪,將人救上岸。記者採訪時不能只有單一消息來源,而得多方查證,在此案例中可以見證。

追蹤非法藥品事件中,吉岡等人找出販賣非法藥物之處。除了報警之外,面臨是否該冒險採訪的抉擇,富田選擇等待警方的時間採訪。採訪過程中,攝影機當場被摔壞,記者被拳打腳踢,不過老練的記者在口袋中暗藏小型攝影機拍下了畫面,彌足珍貴。對於記者而言,風險與危險不可免,正如日野湧介在事件後所言:「危險或不危險,是要親臨現場才判斷得出來的。不過,判斷是對是錯,要由自己負全責。」

記者自律與查證

故事中日野湧介多次強調記者如何自律以及確保新聞真實性。當受訪者登門爆料時,新聞記者不該是全盤接收,而是親自查證。相關企業的建築公司偷工減料,員工因工資不滿而向真相夜線節目爆料,日野湧介拒絕使用那位員工提供的資料。當記者吉岡以為日野湧介是受到了公司上層長官的壓力而拒絕時,日野湧介找了專家親自評鑑偷工減料的建築。這樣的故事讓人再次思考媒體不該成為勞資糾紛時勞方報復資方的工具,媒體應該秉持中立。新聞人員的責任並非找出罪犯,而是消除盲點,讓檢察官與警方能夠順利偵查事件、還原真相。

另外,媒體不得濫權。採訪時媒體難免為了得到消息,再三打擾不願接受採訪者。日野湧介等人也曾為得到警方的證詞到處追著受訪人採訪,最後受訪者忍無可忍對記者動粗。當眾人認為畫面可用時,日野湧介毀了拍攝帶,並說媒體不該濫用權力對採訪者窮追猛打。

故事尾聲是日野湧介離開大媒體,創立TOKYO24TV新聞台。當日野湧介在慶祝創台典禮上致詞時,他說:「第四權如果沒有節制,就會變成一種暴力,因此我等必須特別小心,不要誤報新聞。如果我們指稱一個沒有犯罪的人是犯人,這個人很可能會遭到社會的隔離和唾棄。還有不經思索就照章播出政府放出的情報,也會誤導國民的意向。」在現實中,媒體人若要貫徹日野湧介所做所言是有一定難度的,但卻可以提供媒體人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