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e / search

【獨立媒體人】楊虔豪:華人世界第一位,駐韓獨立特派員

楊虔豪是旅韓獨立記者,剛從成大政治系畢業,現居首爾。從小因夢想成為主播而對新聞工作產生熱情,高中時對朝鮮半島感到好奇而開始鑽研韓國事務。自 2010年就讀大二時往返韓國採訪政經社會議題,包括脫北者(自北韓逃離的韓國人)、韓國MBC電視台罷工抗爭、2012總統大選等,目前為報紙與雜誌撰寫報導與評論,是華人世界第一位以獨立記者模式,進行的韓國現場報導。(以下訪問文稿由章雅喬整理)

自小對新聞有熱情,深入國際新聞領域

問:據說你從小學就對電視新聞有興趣?

答:我很小的時候,就對新聞以及新聞氣象開場音樂非常敏感,一聽到音樂就知道新聞要開始了,就會有點焦躁不安。那時候雖然聽不懂深奧用語,但是很喜歡主播那種權威的感覺,覺得這樣的人是可以信任的。

當時我就立志要做新聞主播,長大後才發現主播只是記者工作的一環,要成為好的主播要先成為好記者,要有採訪、分析能力,像現在電視上很多漂亮的主播,可能沒那麼有採訪經驗,所以播出來的風格就很空洞。我一直警惕自己,要從記者幹起,勤跑現場。

問:從小對新聞有熱情,為何大學選擇政治系非新聞系?

答:我學測推甄輔大新聞系、東吳政治系和成大政治系。那時候考量到底要選哪個系,東吳的劉必榮教授建議我念政治系(因為我從小看劉教授播國際新聞長大,後來有去msn加他好友),他說政治系受到的訓練是不一樣的,你讀國際關係,對時事有更好的觀察能力。後來想想也對,新聞是工具,但我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專業場域,我希望能夠發揮的專長是政治和國際事務。

當時我也有看NHK或國外媒體,發現他們的國際新聞都是自己採訪,不是用外電,呈現形式也跟台灣不太一樣。他們很注重最後鏡頭,記者一定要站出來下結論。這再度激發了我想當主播的熱情,希望將現場觀察說給觀眾聽。

另方面,我覺得台灣新聞的從業環境越來越糟糕,很多線上新聞人都是新聞系畢業,但他們卻沒有辦法改變那個生態和環境,我在想,是不是因為他們所受到的教育而可以安於那個現狀,但我不想安於現狀,我希望可以作個有批判和分析能力的記者。

問:為何是對國際新聞有興趣,而不是國內議題?

答:小學時開始看公視的七點看世界,每則都是國際新聞,劉必榮教授就會解析這個國家發生什麼,身在台灣的我們怎麼看。所以就開始對國際事務有興趣。

問:在國際新聞中,為什麼特別以韓國為主要研究對象?

答:我是因為「脫北者」議題開始才對韓國有興趣,在那之前,我其實是「哈日族」,小二小三的時候就開始聽日本音樂,到了12歲的時候在電視上看到脫北者躲在中國的南韓大使館,尋求政治庇護,非常震驚,原來朝鮮半島上,有兩個截然不同的國家存在,竟然有一個離我們這麼近的國家還保留獨裁和專制的體制,我們對他的資訊卻非常不足,後來就去圖書館找資料,想了解更多關於北韓的事情。

但在2000、2001年左右,關於北韓的中文東西幾乎是沒有的,到了上高中後,有關北韓的東西比較多了,但多是英文和日文,因為哈日哈了一段時間,那時候喜歡看NHK,自修日文,可以聽懂3到5成,所以閱讀日文還可以,我就用日文搜索脫北者的議題,日本和北韓有人質拉距的問題,所以資料非常多,電視台也很樂意做北韓的專題,所以高中的時候就用日文接觸到很多這方面議題。

後來我就想,中文界也該有這方面的資訊吧,但脫北者議題在中國是很敏感的,因為北韓和中國有政治利益,沒有辦法在中文界顯現出來,因此在高二之後就計劃要來和這些脫北者見面。

我先蒐集資料,發現脫北者來到南韓居住,有不少團體協助,所以到大學之後就訂定目標,準備去南韓採訪了。從大一(2009)開始籌備,聯絡好記者和組織後,2010年正式飛過去,做脫北者的採訪。

獨自赴韓,做出獨家新聞

問:當時你還是大學生,又是獨立記者沒有證件,約訪有遇到困難嗎?

答:約訪的過程其實不難。處理脫北者議題的記者,會在新聞網站上留下電子信箱,我就加他的msn,同時也連絡上處理北韓新聞的新聞組織,還有相關人權團體,我就用英文寫信給他們。

問:第一次去到採訪現場,對你有什麼特別感受或衝擊嗎?

答:那是第一次去韓國採訪,韓文不是很流利,有點像盲人摸象,拿著自己剛買的攝影機就直接跑過去。台韓斷交後,台灣和韓國的交流很生疏,那些人權團體很好奇,為什麼臺灣人會關心北韓?這個問題連在南韓都不太受到重視,竟然有台灣人要來關心這個議題?他們感到非常欣慰,竟然當場全體起立鼓掌,那一刻我非常感動也印象很深刻。

問:韓文是如何學習的呢?

答:我高中畢業那個暑假,就開始買教材自己一步一步學,寒暑假到了韓國後,晚上就打開韓國的電視台,網路上會有重播,每天強迫自己要聽一小時,配逐字稿,我沒有補習也沒有請老師,就慢慢從不懂聽到懂。

問:你正式做出來的第一支獨立報導是

答:2012年,我去採訪了南韓聲援脫北者的現場,還獨家採訪到前國會總理李會昌,而且獨自完成了符合電視新聞規格的採訪,包含現場拍攝,後製剪接、上字幕,影片結尾時的記者陳述,包含送上網站。那支採訪結束後,我認為自己已經是一個真正的「特派記者」。而且,那一次包含韓國的大報紙,例如中央日報、東亞日報全部漏了這則新聞,只有我獨家拍到,那真的是人生非常大的突破。

問:你的採訪方式、口條,都有專業架勢,這些是如何學習的?

答:從高中開始,就開始訓練自己讀稿,把自己的筆電當讀稿機,有時候自己寫稿,有時候用公視的稿子來練習。也看很多其他國家新聞,參考人家怎麼採訪,怎麼呈現。

楊虔豪的第一個正式採訪報導:韓團體集結中使館抗議遣返脫北者 http://www.mworld24.com/2012/03/blog-post.html

除韓媒外,全球獨家的MBC罷工現場報導

問:在脫北者議題後,你以MBC罷工的新聞,獲得了peopo新聞獎,以及wereport的採訪補助,而且據說你是除了韓媒之外,全球為一一個進入MBC罷工的報導者?

答:2012年在採訪脫北者的時候,知道了MBC正在罷工,MBC對我來說特別有意義,因為學韓文的時候,就是看MBC的新聞,當時主播就是辛京珉,他會在新聞結尾做出觀察評論後來辛京岷公開辭職,抗議電視台箝制新聞處理。我得知MBC展開正式罷工後,就設法聯繫,後來有採訪到辛京岷,也訪問到了MBC的工會委員長。

當時,我從聯合通訊社的記者那邊,得到一位MBC記者的名片,我就打電話過去,問他能不能夠接受採訪,發表關於罷工的意見,也詢問有沒有機會到電視台訪問,那位記者直接拒絕,後來我才知道那位記者是主管級的人物,沒有參與罷工。頓時有點失望和喪氣,因為那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一個人。

後來我又繼續在韓國的網路上找,就找到他們工會的twitter,我就直接留言說:「我是來自台灣的記者,我可以進去採訪嗎?」他們就回應了:「歡迎你來採訪,甚至也有個記者主動找上來,哇,是台灣的記者啊,明天我們剛好有個集會,隨時歡迎你來我們的抗爭現場」還把他的手機號碼給了我。

隔天一早我就去MBC,大門警衛本來不讓我進去,我說我來自台灣,我要來採訪罷工,警衛當時要堵我,我打給那個記者,他來接我我就成功進去了。

除了韓媒與我之外,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家電視台拍到當時抗爭的模樣,我就先拍了他們靜坐在電視台大廳,喊口號和開始演講的樣子。我藉由那個記者採訪到工會委員長,訪問他關於罷工有沒有新動向,有沒有勝算,以及未來怎麼定義這場罷工的定位等等。

原本我隔天還要繼續拍攝他們走向街頭的畫面,但當天晚上我奶奶往生,我得趕回台灣奔喪,一週後我又趕回來韓國,繼續追這個新聞。

有獨特「華人觀點」的韓國新聞

問:你打算繼續做韓國新聞嗎?是你一輩子的志向嗎?

答:10年內都是,除非有人聘我回去當主播(笑)。

問:為何這個國家這麼吸引你?

答:韓國像10年前的台灣,電視新聞就像之前的老三台,真的勾起我小時候的回憶。另外,我對韓國有莫名的熟悉感,我覺得這邊非常親切,有莫名的歸屬感,交到很多年長的朋友,他們願意跟我在一起,照顧我像照顧弟弟的感覺,有像家庭的感覺。我在韓國的朋友比在台灣多。台灣大學生不是在考公職就是研究所,還看什麼康熙來了,我關心的和他們不一樣。

問:你在做新聞時,心中預想的觀眾是台灣人?還是……?

答:我想做給整個華人世界看。MBC新聞出來的時候,一開始是很多香港和中國人關注,因為可能是他們喜歡的娛樂節目也停播了,就有人把我的新聞放在粉絲的討論頁上,開始有很多台灣的韓國粉絲也才FOLLOW。有很多人想要了解韓國的新聞,就會來我的部落格。我想做出有華人觀點的韓國新聞。

問:什麼是「華人觀點」看韓國?

答:所謂的華人觀點是指有別於西方的。因為無論台灣或中國,有關於韓國的報導都來自外電,過份新自由主義導向,偏向三星和財閥的報導,但社會的公平正義並不被重視,包括言論自由。而外電針對MBC的罷工事件竟然也僅是評論而沒有採訪,觀點也容易有問題。

我藉由第一手的觀察,希望跟台灣經驗對照。例如我們的公視發生的問題,也很類似,我在蘋果日報發表評論文章,希望說明台灣新聞自由也受到侵害,必須要抗爭。

過去華人世界看待韓國的方式相當偏頗,中國是以大中國民族主義的觀點,帶有優越感歧視韓國人,但台灣沒有必要這樣子。台灣和韓國有同樣的政治進程:八零年代才從威權邁入民主,2000年政黨輪替,2000中保守政黨又上來了,我們是不是看一下人家怎麼進展的,韓國的經濟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台灣原本是優於韓國的,那我們更不能以大看小,應該更謙卑去看,韓國的背後有什麼犧牲?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社會正義沒有伸張?我們才能看到能不能從韓國經驗得到什麼東西。

PeoPo 公民新聞 by 楊虔豪 http://www.peopo.org/news/92370

關於獨立記者

問:你的名片上印的名稱是什麼?

答:獨立記者。主力議題:脫北者和韓媒抗爭。

問:假設有電視台要聘你做韓國的特派,你會選擇接受或繼續當獨立記者?

答:如果是公視我可以接受,其他的我就無法接受,因為他們報導新聞的方式我無法接受。

問:你目前有何哪些媒體合作呢?

答:我預計跟公視合作,另外也會供稿給PNN、新頭殼、天下評論、陽光時務雜誌等。也想積極拓展與國外媒體合作,但英文的寫稿還要再磨練,我發現BBC對韓國的新聞也很缺乏。

問:你覺得獨立記者有沒有什麼限制?

答:在亞洲,獨立記者這個行業並不盛行,每個記者都有所屬的公司,我們這種獨立記者非常奇怪,國外FREE LANCER非常多,但在亞洲這種東西比較少見。我每次在採訪的時候,人家會對我不太受重視,不知道我哪來的。為了追新聞一定要突破。每次人家問我,為何沒有所屬的公司?我只能回答說台灣媒體太糟糕,不想去。

問:打算一直當獨立記者嗎?現在有沒有什麼需要支援的?

答:我覺得身為一個獨立記者,目前的能見度比在其他媒體還要高,所以會打算繼續作獨立記者,不過,現在我碰到設備的問題,因為經費關係,因此目前用的是非常迷你的攝影機,雖然可以拍高畫質影片但收音效果有差,人家看到也會覺得說:你是來玩的嗎?所以想要添購比較好的器材。

另外,為了要到國會和政府機關採訪,得加入韓國的記者俱樂部,但是需要繳費,一個月大概要3、4千塊台幣,但目前手上的存款僅有兩、三萬,所以還要積極拓源。

問:打算如何拓展財源呢?

答:目前我先寫文章一點一點存吧。目前我直接供稿給公視晚間新聞。如果其他媒體願意給我機會,我很樂意,但要有專業。

問:你會願意接受廣告嗎?如果三星要下廣告在你的部落格,會願意接受嗎?

答:當然接受啊,但三星若有問題,我依然批判無誤。

問:針對想成為獨立記者的人,有沒有什麼的建議?

答: 一定要跟人家不一樣,要讓大家耳目一新。除了要有吸引人的題材出來,也要懂得炒作,讓人家去看你的東西,或許需要朋友轉貼,或主動聯絡媒體希望刊登。

附錄:

楊虔豪的新聞網站:http://www.mworld24.com/

脫北者的報導:http://www.mworld24.com/2012/06/blog-post.html

weReport提案 《MBC罷工深入追蹤》影音報導 http://www.civilmedia.tw/archives/7400#more-7400

Peopo公民新聞獎得獎感言 http://www.peopo.org/news/106815

生命力新聞 獨立記者楊虔豪 深入研究南北韓http://www.vita.tw/2012/06/blog-post_20.html

20130219公視中晝新聞 未受訓自摸索 楊虔豪報導受肯定http://www.youtube.com/watch?v=bSSCPzBY8K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