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e / search

【數位學堂】Chimamanda Adichie:單一故事的危險性

提到「非洲」,你腦中閃過的畫面是甚麼?以小編個人而言,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貧窮、饑荒與戰爭,具體一點的話,我想到的是電影「血鑽石」所呈現出來的悲慘非洲,這就是我的認知裡關於非洲的「單一故事」。

Chimamanda Adichie是一位出生在奈及利亞中產家庭的女作家,她說也許非洲的單一故事(ex:貧窮、飢餓的人們、疾病、戰爭)可以激發出世人的人道精神、幫助需要幫助的非洲人,但單一故事也具有危險性,會讓「一個」故事變成「唯一」的故事,世人也會失去認識非洲的機會。

世人很容易相信故事中形繪出的事物,尤其是那些自己無法親身體會的事物,一個每天看西方童話故事的非洲女孩,對於西方的認知就是藍眼睛、金頭髮、吃蘋果、喝薑汁汽水,但這並不代表西方世界的全部,就如同非洲不僅僅只有貧窮、戰爭、饑荒,它也有許多不同的樣態值得我們去認識,因此取得故事的平衡是很重要的。

讓我們試著將單一故事的問題套在媒體身上,因為主流媒體所形塑的「單一故事」有可能成為閱聽人對事物的唯一認知、進而產生偏見,也因此出現試圖創造「多樣故事」的獨立媒體,將事物的其他面向呈現在閱聽人面前。